德扑圈过彩虹条(为什么在牌桌上永远有鱼 – 因为有时候鱼确实能赢钱!)

大杀局

这是一手别人打的牌,和我无关。

但是这手牌给了我思考和感慨。

这手牌也直观的解释了,为什么在牌桌上永远有鱼 – 因为有时候鱼确实能赢钱!

从头说起。

一个年轻老外,红裤子,在枪口raise 150,只有button一条肥鱼call。

先交代两人的背景:红裤子是第一次同桌,但是几个小时看下来,打的很有逻辑。肥鱼以前同桌多次,最大特点是舍不得弃牌,总是被别人反复value bet。

翻牌彩虹A86,红裤子在375的pot打200,肥鱼raise到400,表示有个A。红裤子沉思一会儿,re-raise到900。肥鱼露出了尴尬表情,但还是call了。

Turn是J,红裤子在2200左右的pot打1200,肥鱼带着“老子不信你”的表情,比较快的call了。

River是A,完成了一个后门同花。红裤子思考了半天,check。

此时,pot大约4800,肥鱼还有2500的筹码,玩了一会儿筹码,推了all in。

红裤子陷入了沉思...

他沉思的时候,我在边上也问自己,这牌,A86JA的牌面,如果我是红裤子,什么牌力以上才能call?

我给自己的答案是:手牌A8以上一定call,A6犹豫,更小的只能fold。

理由很明显:肥鱼在flop上扛得住re-raise,至少有个A,或者是两对。而在turn上还能继续扛一枪,合理的解释就是带A的两对 -- 更大的牌例如set会直接raise,更小的牌例如一对应该call不动了。所以,肥鱼在河牌发出A之后,基本肯定做成了A葫芦。剩下比较小的可能是68两对,但68两对在河牌见到A之后直接变成瘪三牌了,不太可能还推得出all in。

但是红裤子长考之后,还是无奈的call了。

肥鱼亮出了AJ!runner runner的坚果!

后来红裤子偷偷告诉我,他是66,set被人后门追上。

这把牌其实很能看出红裤子的水平,一般人手持66,flop中了set,在河牌看到A,“哇!葫芦!我推all in!”,但是红裤子在长考之后check – crying call,体现了高于一般牌手的水平。当然,最后没能fold掉是个遗憾,不过考虑到底池比例,也不算大错误。

说个题外话,肥鱼在赢了此锅后,满脸得意的拉长声音问红裤子:AK?

这个愚蠢的问话暴露了肥鱼的两个本质:

1. 素质差 – 你赢光别人的钱也就算了,何必再去刺激人家?

2. 水平差 – 直到最后他还以为对方是用AK call的,不知道自己是靠狗屎运。

就好比,你无意中发现了某男人出轨的证据,以此要挟,当着他面干了他的老婆,然后还满脸得意的问:你老婆表现这么好,你为什么还要出轨?

用本山老师的话说:没事找抽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