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早还是梭哈早(货拉拉幕后老板曝光!7年职业赌徒,打牌实现财富自由)

2021年2月6日晚上9点,23岁的车莎莎,坐上了一辆货拉拉面包车。

车莎莎想赶在过年之前,把家从长沙岳麓区天一美庭,搬到步步高梅溪湖高级公寓。

她用手机叫了一辆满大街跑的货拉拉面包车,虽然已是深夜,但她没有任何一丝顾虑,就上了那台致命的面包车。

30分钟后,在既定路线偏航三次的情况下,车莎莎打开车窗,一跃而下。

司机停下车后,看到后脑勺着地的车莎莎,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昏迷不醒。

司机立马拨打了110和120,救护车将车莎莎拉到航天医院进行抢救。做了两次开颅手术,车莎莎还是不治身亡,于2月9日离开了人世。

由于货拉拉车上没有任何录音、录像设备,没有人知道那30分钟车上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事故发生2天之后,也就是2月8日,货拉拉从警方那里获知消息,才知道出了大事。

货拉拉积极与车莎莎的家属沟通,经过多次谈判,于2月23日取得了家属的谅解。

于是,在2月24日,货拉拉发布致歉声明;创始人周胜馥,带队成立整改小组。

这不是周胜馥第一次公开面对媒体,但却是曝光率最高的一次。

周胜馥的创业经历随之浮出水面,人们惊奇地发现,这名默默无闻的幕后老板,居然曾经是一名职业“赌棍”!

一、

1977年,周胜馥在广东揭阳出生。

那个时候,潮汕人喜欢去香港寻找发家致富的机会。1980年,3岁的周胜馥跟着父母,来到了香港新界。

周胜馥读初中的时候,成绩并不突出。当时的新界,是个学渣聚集地;而香港岛和九龙,则名校遍地。

在香港的中学会考,类似大陆的高考,学生最多可以考10科,如果10科全部拿到A,那就是状元。

“十优会考状元”全部被香港岛和九龙包揽,新界历史上从来没有学生拿到过。

周胜馥不信邪,就是喜欢挑战高难度动作。他定下目标,一定要拿“十优会考状元”,于是拼命学习。

1995年,18岁的周胜馥如愿拿到了“十优会考状元”,创造了历史记录。

优异的成绩,让周胜馥拿到了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入学通知。由于他理科成绩比较好,就选择了物理专业。

开学之后,周胜馥发现物理有固定的公式,那都是前人研究得出的结果,每道题目都有固定的答案,这让他觉得没有挑战性。

相反,经济学没有标准公式可循,经济周期也没有人能够精确预测,让周胜馥如痴如醉。

因此,喜欢挑战的周胜馥转去念经济学,弃理从文了。

1999年,周胜馥如期毕业,加入了贝恩咨询,成了一名年薪百万的金领。

周胜馥很快就厌倦了这份枯燥的工作,3年之后的某一天,他接触到了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的趣味性,吸引了周胜馥;他发现,打德州扑克,短期内赢可以依靠运气,但想要长期赢,就必须依靠技术。

这种挑战性,以及对赢钱的渴望,挑动着周胜馥的荷尔蒙,让他欲罢不能。

2002年,25岁的周胜馥,做出了一个惊人决定:辞去工作,全职去澳门赌博。

家人们都想不通,以为他疯了。一个超级学霸,海外名校毕业,职场金领,居然要辞职做一个赌棍。

二、

周胜馥用三年打工来的积蓄,在澳门租了房子,每天没日没夜地研究德州扑克。

为了迅速提高牌技,周胜馥在网上同时开8局,每天最少打8000手牌。打完之后,他就用软件来分析每把牌局,计算各种牌型和胜率。

直到他能够快速计算每把牌的胜率,牌技大大提升之时,他拿着一百港币,作为本钱,杀入到了澳门的赌场。

前四年,周胜馥每个月只能在赌场赚到几千元,还不够生活开支,全靠吃老本。

从第五年开始,周胜馥每个月能从赌场赢十几万,成了赌场的常胜将军。

很快,周胜馥从赌场赢到了3000万港币,实现了财务自由。

突然有一天,周胜馥发现:打德州扑克是一场零和的游戏,有人赢,就一定有人输,创造不了任何价值。

长期在赌场赢钱,也让周胜馥产生了厌倦,觉得太没有挑战性了。

2009年,周胜馥卖掉了最后一个筹码,带着3000万港币,回到了香港。

对于赚过快钱的人来说,用窃格瓦拉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打工是不可能的了,这辈子都不可能”。

周胜馥做起了投资,时逢全球金融危机,香港楼市暴跌,他趁低价,买进了十几套房子。

没想到,随着大陆3万亿刺激计划,再加上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香港经济很快走出低迷。房地产价格随之上涨,周胜馥的十几套房子,让他的资产暴涨了好几倍。

转眼全球进入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滴滴和Uber对出行行业的改变,引起了周胜馥的兴趣。

做出行,周胜馥肯定没有机会了,他盯上了物流运输。

当时,香港已经有一家叫GogoVan的公司已经提前出世,占领了香港的大部分市场。

周胜馥觉得再也不能错过这个机会,2013年10月,一个叫Easyvan的平台在香港诞生,这就是货拉拉的前身。

刚开始,周胜馥并没有选择去外面找融资。这名职业“赌棍”,再一次赌性大发。

这一次,他赌上了全部身家。周胜馥把香港的十几套房卖掉,一分不剩全部投入到公司的运营,这在德州扑克中叫“All In”,在币圈叫“梭哈”。

三、

由于GogoVan做得早,Easyvan没有占领先机,在香港遇到瓶颈之后,周胜馥把目光放到了东南亚。

台北、曼谷、新加坡的几个城市下来,周胜馥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由于语言和文化不同,在一个城市积累的经验,很难迅速复制到另外一个国家的另外一座城市。

这个时候,周胜馥意识到自己犯了战略性的错误,于是,他迅速调整,进军大陆。

2014年底,Easyvan进入大陆,注册的名字叫“货拉拉”,开始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落下棋子。

迅速的扩张,让周胜馥此前投入的资金,显得捉襟见肘。这个时候,周胜馥不得不出去寻找投资。

周胜馥见到了一位投资人,没想到“香港人”的身份,居然让他遭到了“鄙视”。

那个投资人说:我有两个不投,一是不投香港的公司,二是不投香港人在大陆创办的互联网公司。

毫无疑问,周胜馥两点都满足,被拒绝了。

投资人的理由也很充分,历史上没有香港的公司成为独角兽,也没有香港人创办的公司成为独角兽。

事实上也是如此,香港在互联网时代彻底掉队了。

这彻底激发起了周胜馥的挑战欲,他的爱好就是专治各种不服;既然你说我不行,那我就一定要行。

周胜馥也有他的理论依据,在统计学上,有个概念叫相关不等于因果。

如果投资人的逻辑成立,那么奥巴马也不可能当上美国总统,但事实却发生了。

2015年1月,周胜馥就凭他的实力,拿到了清流资本领投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

同年9月8日,货拉拉又获得了清流资本领投的1000万美元B轮融资。

2017年,周胜馥又得到了雷军的青睐,获得了顺为资本1亿美元的C轮融资。

此后,货拉拉加快了在国内的布局,开始在全国高歌猛进。

图片

短短6年的时间,货拉拉累积了400万以上的注册司机,以及3000万的用户。

漂亮的增长数据,让货拉拉获得了资本的追捧。

2020年12月和2021年1月,货拉拉又获得了两轮融资,共计20亿美元。

投资到位之后,货拉拉的估值达到了100多亿美元,成为了只不折不扣的独角兽。

国外的投行纷纷向货拉拉抛来媚眼,想把货拉拉送上美国股市,估值达到惊人的300亿美金。

周胜馥用实力,打了那位投资人的脸,眼看着这一次梭哈豪赌,就要成功了。

四、

一路攻城略地的货拉拉,在狂奔的路上,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根本,那就是用户的人身安全。

其实,这早有前车之鉴。

同样是出行领域的独角兽滴滴,就发生过多起命案,甚至因此关闭了顺风车业务。滴滴几次受到强烈的抨击,陷入舆论危机。

滴滴后来也深刻地意识到了问题,积极整改,增加了很多保护乘客的措施。

但是,一直拉货的货拉拉,却没有吸取滴滴的半点教训,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用以保护乘客和司机的安全。

心存侥幸的周胜馥,一个精于算计的“赌棍”,千算万算,没算到会在这里栽个大跟头。

图片

周胜馥

花季少女车莎莎,从货拉拉的面包车上跃身一跃,以宝贵的生命,彻底揭开了货拉拉的画皮。

一个资本催生的独角兽,终究是没有以人为本,没有把消费者的利益放在首位。

这一次,学霸级的赌棍周胜馥,还能赌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