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会做假吗(“天天德州”玩家被下套受骗近百万“职业开黑”团伙被起诉)

玩“天天德州”网络扑克游戏一输到底?也许不是你的运气不好,而是有人在“开黑”。3月28日,双流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一团伙因为“职业开黑”攫取玩家的游戏币后套现,而成为被告人。

为躲避封号,他们还开起了“工作室”,并在各地设立“分站”。“陪打人员”每月工资5000元保底,生活补助1500元,赢得游戏币后故意输给负责掌控全局的“主控人员”,“主控人员”再通过游戏币商换得人民币。

检察机关认为,有17位“无辜牌友”的99.4万元人民币因为这种“开黑牌局”打了水漂。庭审中,控辩双方就罪名和涉案金额展开辩论。

开了间工作室“职业开黑”

套取路人玩家的游戏币

2014年底,李某等人开始接触腾讯公司推出的“天天德州”扑克游戏,几人共同研究“天天德州”游戏规则玩法,发现一个获取现实经济利益的办法:在同一牌局中,多人登陆受一人指挥,或一人控制多个账号登录,就可看到彼此的牌,通过唱双簧“开黑”的形式赢得牌局,骗取不知情玩家的游戏币,再将游戏币转卖给贩卖、回收游戏币的“游戏币商”套现。

游戏币通过天天德州游戏内的钻石币换取,而钻石币需人民币充值换取,人民币1元换取游戏币1000余个。

为了避免被封号,2016年初,李某等人在泸州市江阳区酒城大道一段佳乐世纪城租赁了办公地点,干脆开起了一间“工作室”,通过招募亲友、互联网招聘等方式招来了一批“员工”,形成了18人的固定组织,并对他们进行了“岗前”培训。

这些员工专门负责“开黑”,员工内部还被分为两种不同的“岗位”:主控和陪打。“主控”负责掌控全局,指挥“陪打”怎么打,而“陪打”则需要完全根据主控的意思出牌、下注。

这些成员分散在成都市,泸州市,昆明市,赤水市等地,他们还在这些地方专门建立起工作室的“分站”,购买大量的手机卡关联游戏账号,使用不同游戏设备登录游戏,以造成不同地区、不同游戏账号玩家随机参与同一牌局的假象。

“陪打人员”保底工资5000还有生活补助

共骗取17位被害人游戏币142亿,折合人民币99.4万

期间,他们还在微信里建立了名为“天天主控”“唯一天下”“唯一打卡”的微信群,便于主控随时召集陪打人员参与牌局,用于统计参与游戏的时间,游戏币输赢结算的情况,

每次开始六人牌局时,由主控通过“唯一天下”等微信群随机邀约不同地方的三名陪打人员登陆游戏。主控或游戏币商向参与游戏的陪打人员发放保底的游戏币,选定进入的游戏高倍场房间,并将房间链接发送至陪打人员微信、QQ。随后,一伙人共同登陆天天德州游戏高倍场房间,静候随机分配的被害人进入游戏。

与此同时,主控人员会创立临时的QQ视频群聊房间,由主控观察、掌控陪打人员的棋牌花色,并根据排序情况,指挥陪打人员进行下注、跟注等操作。

在当天所有游戏结束后,陪打人员通过好友对局模式,假装把游戏币输给主控指定的游戏账户,再由主控将盈利的游戏币,通过同样的方式,转移到游戏币商的账户里,统一结算。

此外,工作室还专门设置了财务人员进行统计。据了解,“陪打”人员每月保底工资5000元的生活补助1500元,后改为每小时22元。

公诉方指出,2016年间,李某等人通过这种方式共骗取17位被害人游戏币142亿,折合人民币99.4万元。

庭审现场:

被告太多,辩护人席位上坐了11个律师

这一“职业开黑团伙”被归案后,根据“主控”不同分成了三个案件审理。3月28日,李某等人一案开庭审理,由于被告人众多,辩护人席位上坐了两排11个律师,这在庭审中并不多见。

3月28日,成都双流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庭审中,控辩双方就罪名展开激烈辩论。

公诉方认为,李某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欺骗方法,诈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应该以诈骗罪控罪。

记者注意到,根据刑法对于诈骗罪的量刑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或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而辩方则坚称公诉机关指控诈骗罪名不当,全案应当定性为赌博罪。

根据刑法的规定,对于赌博罪,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辩护人认为,赌博行为历来就具有欺骗性,为增加赢钱的机会,在赌博中利用运气、计算几率等赌技采取“出千”方式,是赌博性质而不是诈骗性质。

而公诉人则表示,被告人的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不符合赌博罪的构成要件。

辩护人还指出,各被告人之间相互串通、互看底牌来配合出牌,实质是通过违反赌博规则达到比其他赌博参与者拥有更高胜算几率的效果,不会必然导致被害人的输赢。

公诉人则认为,李某等被告人相互串通,互看彼此底牌并不属于“设置圈套诱骗他人参赌的行为”,本案中被害人是随机分配到牌局中。

法院并未当庭宣判。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祝浩杰

编辑 官莉